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免费注册]
您的购物车中有 0 件商品,总计金额 ¥0.00元。

商品分类

推荐品牌

全部品牌

销售排行

邮件订阅

 


© 2005-2016    一轮圆滚滚的黄日头已经掉到土城那头去了楼群林立的西天上溅起的晚霞血红一片。这个时节按照平常习惯,老石街上人家昏黄的电灯都该已经拉亮饭菜也都该摆上桌了。老石街是土城最古旧的一条街家家一个四合院青色的院墙常年都有些潮湿,墙边长着玫瑰月季和蔷薇香气塞满了院落。这街上有花家堂楼二贤祠文峰塔奎星阁这些老建筑上头知道拆迁阻力大就搁置下了。从土城走出去的人逢年过节回来爱到老石街找记忆他们惊讶着说以为土城从这世界上丢了她偷偷藏这里嘛。   这时花荣老汉家里才收拾停当这里所谓的停当并不是指家里比往日整洁多少规矩多少若论那样,是比平时还更不堪杂乱的衣物肮脏的鞋子破旧的被褥散落一地,让进来的人简直没有一个插脚的地方。这停当指的单是花荣老汉这个人儿那件黄布滚边的深蓝色衣裳是穿在老人身上了那顶莲花瓣儿样的镶边蓝布帽,也在老人头上周整戴着。老人嘴巴里噙着一枚铜钱软软地躺在那里看上去舒舒服服清瘦的脸庞像是安详地睡着。老人身子下面的被褥是新的床单是新的全身上下的衣服也是新的。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rss